袅青烟

一些摸鱼,画了好久,感觉已经废了。

康马丁注意,虽然不怎么明显……

第三张想画个帅帅的马丁,但我画不下去了…

不知道为什么特像橙色

好久没发lof了,是前几天在学校里摸的奥兹玛罗兰,之后应该还有。

长长的画廊3


  黑暗并不可怕,祂令我安心。


  .

  耳聪目不明的亚当并没有听到更多,纵然好奇心在蠢蠢欲动,但父母的责备是他承受不起的。

  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,亚当坐到了伊芙的旁边。家里安静的很,爸爸和妈妈在房间里不知在做什么,姐姐在一旁看书。偶尔亚当会向那本他从来没见过的书瞥上一眼,‘这本书上没有图画和对话,它在讲什么呢?’亚当试图看到更多,但书上深奥的句子和生僻的单词让他无法理解。

  ‘也许诺埃尔知道,他对这些东西很有研究。’亚当想,‘不过韦斯顿剧院的那部新戏我倒是想看得紧,可惜没人跟我一起去。阿尔曼人也是神秘的,可那个木偶戏真的有人看吗?诺埃尔就不大喜欢,也是,一个红布遮着,后面四条木腿子在那儿动来动去,无聊的要死。’

  玛利亚从房间里出来了,她摸了下亚当的脑袋,笑着,到厨房烧菜去了。雅各布在玛利亚之后出来,也笑着,眼神温柔地看着亚当,给他找了本童话书解解闷。

  “爸爸,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。”伊芙说,她把书小心翼翼地合上,递给了雅各布。

  ‘姐姐真厉害,就是不肯跟我玩游戏,诺埃尔最棒了,哪哪都好,什么都知道,还会和我我游戏。最喜欢诺埃尔了!’亚当在心里嘀咕,对姐姐不喜欢玩游戏感到惊奇,反正不让亚当出去撒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“嗯。”雅各布接过了书。

  无聊的日常不必多讲,亚当用过晚饭后蹦蹦跳跳地回到了房间,唉,这是个怎样的房间啊:它在混乱与秩序之间取到了完美的平衡。书随意地扔在了地上,它们大都是些童话故事书(原版纯正滋味),买来的时日不是很长。颜料盒、蜡笔、水彩笔等绘画工具还算整齐,堆放在一个小角落里,从厚厚的灰尘中可以看出来,它们已失去了主人的关注和宠爱。纸飞机是亚当无聊时用来消遣的工具,很明显,经过了这段时间,它变得破破烂烂,亚当看见了纸飞机,挠了挠头把它丢进了垃圾桶。衣服乱七八糟地躺在衣柜里,还有一些衣服在追求自由,躺在了椅子、书桌和床头柜上,看得出来这些衣服潇洒不羁。

  亚当并不想整理下他糟糕的房间,他习惯把事情拖着,能拖多久就拖多久(但是去找小伙伴一起玩耍倒是很勤快),家里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‘啪叽’一下地扑到床上,亚当蹭着柔软的被子,舒服的打了个哈欠。因为是八月,再加上地理位置特殊,厄姆镇已经开始转凉。“最舒服的季节是冬天,当然,仅仅是指被窝的温暖。”亚当是这么想的,冬天适合睡觉(当然其他季节也很适合)。

  “唔,秋天的序曲,还在跟夏天的尾巴纠缠不休,秋天它、秋天它,跟着夏天一起爬过小山丘~”亚当趴在床上唱,把自己滚进了被窝。

  寂静的夜是一幅凝固的、拙劣的画。在没有任何事物的打扰下,耳朵灵敏的亚当得偿所愿的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babddmbxlbdbwhwwmgzbhx,bxmgamafarjgsndxbxvvagmabsxn,vzmfafmgsbdncczvadafma,ehdndjjcnchxgmaafgmassbdjlbbsgaqfxhmmmbsbwvh,blxyabagmgmsbnbgagmatkwhqgmxlhlhx”

  他满意地睡去了。


  镇长是个帅小伙,刚刚走马上任,并不比塞西亚一家早来几天。镇长是个包容的人,有时极为吵闹的阿尔曼人在他家旁边喧嚣时,他从未邹过眉头,他对一切事物包容。

  “就像一位神明一样。”亚当对镇长颇有好感,“而且他聪明极了,温文尔雅,学识渊博。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像他这样的人。”他的话里充满了尊敬。

  诺埃尔对此不置可否,他的嘴角勾起,将望远镜指向了另一边。“阿尔曼人平时都是安静的,最近他们有些过度吵闹。”韦斯顿剧院就那么吸引你吗?

  “唔?”亚当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阿尔曼人的帐篷上,他凑上去看望远镜,的确,那些安静的阿尔曼人在杂乱无章地收拾行李。“他们还没有呆上三个月,这才半个月不到。”

  “额,这件事我听一个阿尔曼人占卜师说,是因为这边要乱了,有什么叛逆之物出现。”亚当这个在诺埃尔房间、阿尔曼人小帐篷和韦斯顿剧院三者之间进行迁徙的人(?)知道的要比诺埃尔多,“他们为此感到恐慌。”

  一不小心拔掉亚当头发的诺埃尔转移了视线,说:“镇长会解决的。”

  “那当然。”无论是亚当还是诺埃尔,都不希望阿尔曼人此时离开。

  尤其是诺埃尔。

  “嘶。”亚当耀武扬威似的向诺埃尔显摆一根金色的头发丝,并眨了眨他深灰色的眼睛。

  诺埃尔接受良好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咕咕咕,小鸟来了。最近被妈妈看着没怎么玩手机好无聊,想写文又没灵感,所以这周又是短小的一章。

长长的画廊2

  只有听话的小鸟,才会被宠爱……



  来自父母的神秘信仰,在伊芙和亚当的身上显露头角。不知从哪儿传来的野鸡信仰,雅各布和玛利亚却格外尊崇。

  静谧的小镇仿佛没有人烟,天上乌云密布,蝉没有聒噪地喧嚣。初来乍到的姐弟还未适应这种死气沉沉。

  “哈,我希望今天不要下雨,下雨的话,就没办法出去玩了。”亚当悄悄凑到诺埃尔旁边,难受地闻了闻他身上味道奇怪的虫粉,帮诺埃尔拍了拍衣服。“听说剧院有新剧上演。”

  “愿神赐福。”亚当并不在意诺埃尔的沉默,他已经习惯了。

  “你可以带一把伞。”

  正在摆弄望远镜的亚当一顿,说:“这样也不可能,要知道我妈妈可是把我当做易碎的鸡蛋一样,坏天气一律不准出门。不讲这个了,你想去剧院看看吗?我姐不跟我去,只好来看看你去不去了。不过你一向不喜欢那些舞台剧,这次要来吗?”

  诺埃尔沉默了一会儿,他站在角落让亚当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“抱歉。”

  “没关系。”亚当一点儿也不意外,在他眼里诺埃尔是个很内向的孩子,他对这事并没有把握。“下个周末,你会来我家吗?”下个星期六,八月十五,亚当的生日。

  “看时间吧。”诺埃尔低下头,手里的破旧的故事书被他合上,“如果有时间,一定会去的。”

  “那,说好了哦!”亚当笑了起来,而后又突然低下头,双手捂着耳朵,听见了一些嘈杂声。好像他的幻觉一般,声音又突然消失了。

  亚当茫然地放下手,疑惑为什么往日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痛苦今日结束的如此之快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诺埃尔发现了亚当的不对,紧张地发问。

  “没什么,只是好像有点不对劲。”亚当摇了摇头,安慰诺埃尔似的又笑了一次。‘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’亚当想着,魂不守舍地向诺埃尔告别。“下个周末见。”

  路灯亮了起来,亚当闻到了一股鱼腥味,“镇上没有卖鱼的啊。”

  在路过剧院时,鱼腥味已经浓到无法忽视。听觉敏锐的亚当听到了一点交谈声。

  猫头鹰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今天格外短小,大家就凑合着看吧,小鸟被妈妈管着没时间打字(痛哭)

  阴(阳)谋出现,两对爸妈都没安好心。

  努力努力周末再来一更↖(^ω^)↗

太阳:我做恒星就这么失败吗?!

p1是八大行星+退役行星+拉来凑数的月球

p2是基本定型的现在的冥王星,p3是还未退役的冥王星(因为崇拜太阳所以烫了卷发,现在拉回来了)

是的,太阳是卷发,只不过之前找地球拉直了

渣渣本渣是我无疑了:)

太阳系八卦日常(小段子)

  1、水星很冷漠,是被木星和土星逼得,这一点冥王星深有体会。

  2、金星讨厌他的大气层,明明挺好看的。

  3、月球是太阳系里最痛苦的卫星,因为地球对他报有无限期望。

  月球:所以我为什么要去自讨苦吃,学习这种事是球做的吗!:)

  4、火星不想说话。

  5、木星的日常是劝冥王星重回正确的轨道。

  冥王星:又不是我一个球出轨,干嘛专门盯着我!跑那么远不累吗!

  6、土星的日常是吃误入歧途的小天体,当然木星也是这样。

  7、天王星:咕咕咕。

  8、海王星怎么还没通网?

  9、冥王星:听说彗星的老大是水星诶~

  卡戎: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……

  10、月球:我跟你们说啊,前一段时间,地球不是出去了吗,他去把海王星揍了一顿,为爱坐牢!

  木卫:????!

  月球,造谣小能手。

  11、地球总是风评被害。

  地球:苦恼,到底是谁干的?

  12、冥王星羡慕阋神星的身高。

  卡戎:这孩子已经没救了。

  13、为什么海王星总是被打?

  海王星:xkgstwlgscvmsjmfsufxhchdgdosshlsitdhdhchclhelwycnm 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无脑小段子奉上,博君一笑^ω^

长长的画廊1

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搬到厄姆?妈妈。”伊芙从雅各布的身后冒了出来,“呆在大城市不好吗?看看,这鬼地方安静地一片死寂。”

  玛利亚摸了摸伊芙的脑袋,温柔地说;“伊芙,大城市不适合我们,更何况这地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,安静,也可以让你更好地画画。”

  “好吧。”伊芙又去骚扰亚当。“亚当,你喜欢这地方吗?反正我是不喜欢的。”

  亚当沉默了会,摇了摇头,说;“这地方我不喜欢也不讨厌,没有什么感觉,还有,这里刚刚下过雨吗?好闷。”

  “应该吧,你看。”伊芙指着自己鞋子上的泥。

 亚当好像更伤心了,仿佛被什么可怖的东西纠缠着一样,哭丧着脸,捂起耳朵。

 “我们的新家在哪儿?”亚当抬起头问。

 雅各布瞥了眼亚当,说:“不远了,第六个红屋顶的就是。”

 “它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,因为它很像我从书上看来的,上个世纪的房子。”伊芙的耳朵动了动,悄悄地跟亚当说,“这儿真的太安静了,好似时间和生命都忘了它一样,都中午了,这种房子有烟囱,那应该有炊烟从里面飘出来呀。”

 亚当停下来认真地看了一眼,“也许他们已经不用烟囱了。”

  “或许。”伊芙无所谓,她只想聊聊天,这地方的确安静的诡异,没有鸟鸣,没有人声,连风吹过的声音都没有,只有他们一行人说话和走动的声音。

  走过泥泞的泥土路,穿过一座破败的花园,他们抵达了他们的新家。

  “你们可以先进去整理你们的东西,或是在这附近走走,妈妈和爸爸要去看看你们的小姨和小姨夫,你们想去看看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。”雅各布从一个串着五把钥匙的圆环上拆下两把,分别递给伊芙和亚当,玛利亚在一旁说着,“这是钥匙,别弄丢了,尤其是你,亚当,记性不好的话,等会你找根绳子把钥匙串起来,挂在脖子上。”

  “嗯。”亚当点了点头,说,“小姨也住这儿吗?我跟你们一起去好吗?”

  “当然,你要跟我们一起去,伊芙呢?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玛利亚搂着亚当,问打算进屋子的伊芙。

  “我就不了。”伊芙进了屋子。

  玛利亚他们踩着石板路,走到了一幢灰屋顶的房子前。

  “拜访别人要敲门,亚当。”雅各布上前敲门,不久后有人来开。

  “谁?”是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男孩。

  “我是玛利亚.塞西尔,来这看看我的妹妹和妹夫,以及她的两个儿子。”玛利亚脸上永远弥漫着笑容,像一副肖像画,“你就是诺埃尔吧,那个……”

  “姐姐,你们这么快就来了!”西莉亚惊喜地说,“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。”

  拉尔夫也来了。

  大人们和大人们交谈,小孩在一边无趣的低头,“这是亚当,伊芙还没来,她去整理她的东西了。”

  “长得不错,这是杰里米。”

  “可怜的孩子,这假肢适应吗……”

  亚当悄悄地离开了大人们的身边,跑到了诺埃尔的旁边,“你为什么不过去?”亚当在他身后说,“难道你也觉得他们很无聊吗?”

  诺埃尔转过身,面向亚当,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“那你,算了。”亚当本想继续问的,但他发现诺埃尔好像有些伤心,“我是亚当.塞西尔,你呢?”

  “诺埃尔.艾德里安。”诺埃尔呆在角落黑暗处,不让阳光照到他一点。

  亚当给了他一个拥抱,“你很伤心,那我抱抱你吧,我伤心的时候,我妈妈也是这样做的。”

  “不哭不哭。”

长长的画廊(设定)

一堆私设警告

唉,小鸟又一次进了北极圈


没玩人生画廊,仅看过该游戏的视频,被哥哥的盛世美颜打动,下定决心女票他。

好的,接下来就是设(私)定(设)了。

设父亲叫拉尔夫.艾德里安,母亲西莉亚.艾德里安,两人同一个家族,是远房亲戚。

哥哥叫诺埃尔.艾德里安,弟弟叫杰里米.艾德里安。

他们住在一个名为厄姆(mu )的偏僻的小镇。

你看游戏里都提到复活了,那这个世界肯定不是我们这个唯物世界了,所以我把这个世界定为有神秘,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。

然后艾德里安这个血脉有问题,每一代人会出现奇怪的现象,家族里的人也知道,不过没有声张。

介绍一下我的主角一家,主角父亲雅各布.塞西尔,主角母亲玛利亚.塞西尔(原玛利亚.艾德里安),主角姐姐伊芙.塞西尔,主角自己亚当.塞西尔。

塞西尔这个血脉也有问题是好是坏先不说。

注意,纯爱,记得避雷。

明天应该就有文了,小鸟我真勤奋(?)

摸鱼

是这几天的积累

分别是太阳、金星、海王星、水星,除水星外,剩下三个都还是草稿,说不定会改:)

画渣经不起伤……

一不小心颜色上重了,结果就丑成这模样

p1是冥王星,p2是地地~